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82|回复: 0

书法批评是一种价值的判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2 06:4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法批评不是通过对人和作品的伤害来获得别人的畏惧。我想,书法批评应该抒写自己的书法理想,将一个隐秘的内心历程静静地阐述:一边是清理自己,一边是自我援助。批评的作用是为自己划定一个良心和理性的界限,为自己找一个精神徘徊的空间,也为自己了解心灵内部的细节准备一个有效的途径。我们对当代书法现状的关怀与忧患,仅仅依靠学问和修养是不够的,还需要有勇敢的自我质问、对当代书法的诚实体会,并能够捍卫、坚持一种正义的、有尊严的批评。要建立当代书法批评的尊严,必须使当代书法批评具有独立而非凡的价值,在批评写作里要浸透作者的心灵与思想。书法批评只有具备了一定厚度的学术思想,才能引发书法家对书法批评的尊重。
当代书法批评被太多的语言泡沫和肤浅的吹捧所淹没,萎靡不振的现状让当代书法批评的尊严受到严峻的挑战。当代书法批评可以视为对学术品质独立性的放弃:以书家的介绍代替了学术研究,大而无当的理论热情掩饰了面对问题解析的无能,批评应有的尊严日渐消失。目前书法创作界对书法理论批评的功能和价值存在相当多的疑问,有的甚至公开否定书法批评存在的意义,我想这和当代书法批评没有完成自己应当承担的任务有关。当代书法批评是否产生了有特色的书法解读范式?是否具有完善的理论结构、独创的范畴系统、周延的历史阐释力和体系?我一直期待真正意义上的有深度、有学术立场的批评风气的出现。对当代书法批评品质的构想,我认为是对批评价值观念的一种有效推进。
当下的书法批评不是缺乏智慧,而是缺乏对价值的判断、对问题的洞察,归根结底是失去了对自身心灵遭遇的敏感。如果一个书法批评家不敢在第一时间内对作品作出判断,如果不能在新的动态发展还处于萌芽状态时就发现它,并对它进行理论的恰当分析,那就说明我们当代书法批评溃败了,证明它还没有形成有力的批评依据和充实的批评思想。刘恒先生在第二届中国书法兰亭奖理论奖评选中对当代书法批评有过这样的评价:“至于书法批评(指学理性的评论研究),多年来虽然呼吁之声不绝于耳,但实际上始终没有正常开展起来……现有的书法批评基本上不是友情赞扬,便是流于经验性的臧否。”(《从“兰亭奖·理论奖”的评选看书学研究的现状》)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当代书法批评这般无所作为?从批评家的内部讲,除了人事纠缠外,最重要的是没有当代书法的解读能力,进而失去了判断能力。当一种新的现象出来的时候,当这种新的现象真的需要批评家贡献自己对书法独特的个人观念、个人理解的时候,批评家就失措了。这说明书法批评的观念跟不上书法创作的发展,更不要说充当创作思想的前导。如果书法批评缺乏强有力的阐释能力和准确的价值判断能力,那么批评的劳动就不可能呈现出力量,也就不能得到尊重,批评的意义也应该值得怀疑。
如何看待当代书法批评的性质?我们应该从当代书法文化意义的生成中寻找出其与传统书法文化背景的差异。现代书法的创作和活动是以现代整体文化为背景的。我们清楚,“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传统文化出现了质的嬗变。传统书法中古典的人文情结在当代变得更倾向于艺术表现的范畴,呈现出多样化书法艺术理念,包括我们对传统的学习和分析,都是用我们当代人的眼光来取舍。我们不可能驻守不变的传统批评方式来揭示当代书法的意义,因为这样做不能深刻、广泛、有效地揭示当代书法文化的意义。当代书法批评不仅要回望传统书法批评的人文成果,而且要在当代艺术批评中共享当代书法的历程,并为其提供思想、理念资源和支撑。应用当代批评的一般规律介入当代书法的批评,对于当代书法价值的判断应该有很大的帮助。
如果将当代书法批评纳入到当代艺术批评之中,那么当代艺术批评中还是有许多共同的规律供我们参考的。对于书法意义的确认过程给当代书法批评提出了新要求。前苏联美学家鲍列夫说:“艺术批评活跃于艺术与美学的边界上,并把艺术符号转换成另一种符号体系。” (《美学》)
由于艺术批评是艺术语言向批评话语的转换,那么遵循批评的一般规律,当代书法批评话语的三个基本要素就应该是描述、阐释、判断。
批评话语的产生缘于对书法语言的阅读,而书法语言又表现为一些可视性符号。这些可视性书法语言符号给批评家带来的整体或局部印象所激起的感受描述往往成为批评话语的开始。这种描述也带有审美表达和引导读者阅读的作用。但批评家的描述却非书法批评的主要任务和目的所在,最起码它不是一流批评家的终极任务。因为如果仅仅停滞在对书法语言的描述,书法批评将成为书法作品的审美翻译。而这种翻译与原作的整体相比,终究是挂一漏万,不能与原作媲美。
书法批评更深层次的目的是判断。它需要对书法审美价值予以正确的评判。因此要先弄清作品的内涵,理清审美价值与作品文本之间的关系。书法批评中的判断和新意义的演绎,从逻辑的观点看,必须把阐释作为桥梁和依据。对文本深入的阐释,也是保证书法批评作为“批评规范”的有效手段,不会让书法批评脱离批评的学理性。这样,深入、有效的阐释也就成了书法批评的使命。但是在批评文章中,阐释通常不是以单独的文字表现出来,而是与价值判断融合在一起。
作为一个书法批评家,不论是阐释还是判断,都要求具备洞察的深刻性、观念的明晰性和论说的逻辑性。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出书法批评作为理论性活动的特点。描述、阐释与判断、发现之间,描述是为了阐释与判断的展开,因此在描述中隐含了主体的选择和评判的意向。而能够正确地选择和具有清晰的评判意向,正是理论思维必须具有的才华。在优秀的批评文本中,描述、阐释与判断往往是有机结合在一起的。
批评家对书法价值的判断是从书法语言符号开始。对于书法价值的判断,这些符号是一种追寻的依据。但我们发现,批评家眼里的语言符号与书法家眼里的语言符号有着不同的意义,代表了两种功能。批评家与书法家的交流,虽然都以书法语言符号为媒介和载体,但在书法家那里的语言符号是作为一种书写的手段和表现的方式,而在批评家这里则作为论述的符号和逻辑的符号。书法创作的语言功能,在于显现书法家美的理想和人生情感,在于把自己的理想和理念用形式符号,通过笔意、线质、章法、结构、用墨等一系列的手段显现出来,让别人看到、感受到,因而它必然倾向于形象化的语言和心灵化的抒写。
相对于批评家,这些符号的功能在于传达出批评者对美的判断,从而揭示书法魅力产生的根源,判断艺术价值的高低优劣。那么,书法批评必然倾向抽象化的论述与逻辑的推断。批评家与书法家对形式符号有不同的操作过程,这就要求他们要具有不同的心智条件。就基本的思维心理和思维过程而言,书法创作对于形式符号的要求是形象、直观地捕捉,并赋予意象丰茂的情感;而对于批评家来说,分析形式符号的过程要求借助抽象思维的发达,并辅之以思维观念的宏阔。对于书法家和批评家来说,只有对形式符号具有深刻的感受力和洞察力,才能创作出一流的好作品和好文章。
对于书法价值的判断,必须建立在对书法作品和作者客观而准确认识的基础上。失之客观性和准确性,价值的判断就会让人怀疑。只有对其书写节奏、书写状态、书写理念等细心深入,准确把握、精确分析,价值的判断才会有更进一步的意义。所以书法批评作为客观性与主观性相互扭结的一个整体,有时候更近于科学——它应尊重对象,追求阐释的客观文本的存在。这是由对象存在的客观性所决定的。书法价值的判断必须遵从书法文本的制约性、批评内容的客观性。完全无视对象的制约性,书法批评就会沦为自言自语,失之空泛,进而丧失对书法价值的基本判断,失去文化创造的思想品格和严肃性,就不能汇入到时代的审美理想和人生价值的建构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7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