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68|回复: 0

运笔如骑自行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3 07:02: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学书经年,也曾有人讨教如何学书,洒家怎敢随便指点人家,多是推荐入门书和书论,但人家不满意。不得已,也谈一点学书歪论,今日拿出来献丑,一孔之见。


在谈笔法时,讲古人的“令笔心常在点画中行”,“如锥画沙,如印印泥”等,初学者往往觉得抽象,不好体会,甚至不知所云。结合多年体会,有一歪论,“运笔如骑自行车”。现在自行车几乎人人会骑,有亲身体验,下面我把它结合古人书论写出来,还望方家指点。


    执笔落纸,如人之立地,脚跟立定,伸腰舒背,骨力自然强健,稍一转动,四面皆应。不善用笔者,非坐卧纸上,即蹲伏纸上矣。欲除此弊,无它谬巧,只如思翁所谓,落笔时先提得笔起耳。
    所谓落笔先提得起笔起者,总不外凌空虚步,意在笔先,一到着纸,便如兔起鹘落,令人不可思议。笔机到则笔势劲,笔锋出,随倒随起,自无僵卧之病矣。
                        ――——周星莲《临池管见》


    这两段话都是讲得发笔法。对于初学者,因为练得少,可能体会不深,不好理解。用我的运笔如骑自行车来解释,发笔如骑自行车的上车,必先扶正自行车,正如“落笔时先提得笔起。”然后启动,待人在车上坐稳,自行车也开始平稳行驶了。大家体会一下,从你起动到在自行车上坐稳这一小段时间里,车把是否是死的?当然不是,你会下意识的来扭动车把调整平衡,可以说是“随倒随起”,“稍一转动,四面皆应。”会骑自行车的人都会有如上体会,感觉很微妙。发笔也如上自行车,逆势发笔如脚点地,用一个反弹的力量来发动,笔落纸如人落座,调锋如调整人与车的平衡,随倒随起,中锋调好了,也正如自行车调整好平衡。然后,就是中段的行笔了,即自行车开始平稳的行驶了。一般操纵毛笔的动作是非常细微的,转动、调整几乎难以查觉,甚至是下意识,正如骑自行车的感觉。


    藏头,圆笔属纸,令笔心常在点画中行。
              ――——蔡邕《九势》


    铉善小篆,映日视之,画中心有一缕浓墨正当其中,至于曲折处变不如无有偏则,乃笔锋直下不倒,故锋常在画中。
                     ――——《六艺之一录。徐铉小篆》


    书用中锋,如师直为壮,不然,如师曲为老,兵家不欲自老其师,书家奈何异之?
                            ―——刘熙载《书概》


    用笔如印印泥,如锥画沙,使其藏锋,书乃沉着。当其用锋,常欲透过纸背。
                           ――——褚遂良《论书》


    如锥画沙,如印印泥,盖言锋藏画中,意在笔前耳。
                 ――——黄庭坚《书说》


    如锥画沙,如印印泥,世以此语举似沉着,非也,此正中锋之谓,解者以此悟中锋,思过半矣。
                      ――——王澍《论书剩语》


    这些话,全是强调了中锋用笔。但如何用法?是种什么样的感觉?我觉得行笔恰如自行车的行驶。大家可以细细体会一下,当你骑自行车的在平稳行驶时,恰如“笔心常在点画中行”,你双手操纵的车把是死的吗?不是吧,而是总在一种下意识的微妙感觉中调节着平衡。如果你有意识的死死握住,那不但走不了直线,不能“在点画中行”,而且还会失去平衡,在平稳运行中的车头其实是活的,“随倒随起”,即使是在拐弯时就如笔画的转折时也是得通过调整重心来保持平衡。当然,这是一种动态的平衡。


    这里再谈谈执笔与发力。记得有个故事,说王献之幼时习字,羲之在后面偷拔其笔管,没有拔动,于是大加称赏。我认为这故事是不懂书法的人编的。记得我小时学自行车时,我父亲告诉我要握紧车把,我用大力死握车把,但还是不好掌握平衡。等到骑熟了,才知道握车把不必凭死力,而是巧劲。我觉得用笔也是同理,不是蛮力,而是巧劲儿。当然,这种巧劲儿非一日之功。有书家在谈体会时说得“用腰劲儿”。我觉得这不是妄谈。当然,这得站着习书,大伙儿在站着习书时不妨体会一下。自行车骑熟了,可以双手不扶把儿,照样平稳行驶,那时的平衡是靠身体的扭动来掌握的,是不是?


    轻、重、疾、徐四法,惟徐为要。徐者,缓也。即留得住笔也,此法一熟,则诸法方可运用。
                  ――——倪苏门《书法论》


    小的时候,不会骑自行车,每当见到毛头小伙子把自行车踏得飞快,就很佩服。待到自己会骑车了,才知道能快固然不错,但论技术,能慢才是真功夫。书法也有相似之处。刚开始,我和许多初学的人甚至不太懂书法的人一样,以为那种龙飞凤舞,大笔刷刷的人了不起。等到学习几年才知道,龙飞凤舞固然不错,但要练真功夫,最好还是慢慢来:“惟徐为要,留得笔住”,“此法一熟,则诸法方可运用。”倪苏门说得极是,否则,易失之于流滑与轻佻。


    至侧锋之法,则以侧势取其利导,古人间亦有之。若欲笔笔正锋,则有意于正,势必至无锋而后止;欲笔笔侧笔,则有意于侧,势必至扁锋而后止。瑟瑟专一,谁能听之,其理一也。
                       ――——周星莲《临池管见》


    这段话讲得是中侧互用。试想一下,自行车在行驶的过程中,是否“笔笔正锋”?走直线可以,但在拐弯时,尤其骑得较快时,由于重心的作用,则必须“以侧其势取其利导。”但这只能是“间亦有之”,老是“侧笔”,是不行的,那“势必至扁锋而后止”,要摔跤的。


    侧锋出笔,此大谬,出锋者,未锐不收,褚云透过纸背者,侧则露锋在一面矣。
                         ――——冯班《钝吟书要》


    这段话讲得是出锋不能侧笔,正如自行车在下车、停车时,是不能用拐弯时的那种偏向一边的“侧笔”的,必须把重心调正,用“中锋”,才能停稳,“侧笔”停,不行,要摔跤。


    虽说“用笔千古不易”,但毕竟“折钗股”、“屋漏痕”对现代人来说可能有点遥远和陌生了。所以,洒家结合着骑自行车的体验写了些段运笔心得,可能有牵强之处,望方家指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7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