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山水国画研究院首届全国诗书画大赛征稿启事
2018年“2018年“山舞银蛇杯”全国书画大赛征稿通知
当前位置: 首页 » 艺术评论 » 书画评论 » 正文

国展评委谈国展实战技巧(二)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浏览次数:14
核心提示:李双阳谈国展  我就从实战方面给大家讲比较实用的东西,我认为对于国展来说,实用的东西会更可贵。  从内容的选择上,主要针
李双阳谈国展

  我就从实战方面给大家讲比较实用的东西,我认为对于国展来说,实用的东西会更可贵。

  从内容的选择上,主要针对不同的形式的作品,,书写内容要根据形式来确定。写一些生僻的内容还是比较好的,不要因为你写的内容一下子就被评委看出来,这里面哪个字掉了,哪一个字错了,很多小孩子都能背诵的唐诗,大家最好不要写。我们写小字,用手札式和手卷,特别是后面加条幅,拼接的这种形式,现在非常多,也是现在小字书写的一种常规模式。

  对于内容的选择,我认为平常在写二王一路手札时候,最好不要抄写唐诗,唐诗的用词太过精炼,每个字的独立性比较强,像古人经常书写的那种口语化的字不是太多,建议大家抄写书论和画论,这是比较常规的做法,还有抄写清代的诗话,比如王国维的《人间词话》,袁枚的《随园诗话》,还有《容斋笔记》等,还有就是可以写一些自己的学书体会或者创作感言,这样一来,如果是文字通畅的话,评委很难去挑你的毛病。

  另外现代的短消息文化业可以加以运用,比如朋友之间交流的短信也可以作为书写的内容,当然不能公开的短信就不要写,以免出现什么短信门事件,影响不好。写一写常规的短信就好。

  至于手扎式也是我们在书写当中,常规的表现手法,对内容的选择,选择的余地和空间还是比较大的,最大的弊病就是从众心理,我认为我们现在这个时代的短消息文化还是比较发达的。

  写大字的条幅,一般写古典诗词的比较多,如果你自己擅长创作诗词的话,也可以写自己的东西,还有抄古代诗歌的时候,避免抄唐诗。你可以抄写一些宋人的诗歌,明清的,评委从来也没有看到过,也来不及给你看看你里面有没有错别字什么的,都没有问题,最怕的就是那些被人选烂了的诗歌。

  对于尺寸,还是要按照规矩来确定,小字条幅,它的形式还是比较好的。行草的落款用小楷,作为题跋或者释文等,可以让人家看出你的传统功力,这样很容易得到评委的一票,我认为对作品形式尺寸的运用上,还是小一点为好,比如不足一米八的,你可以给它加个头,用篆书或者用汉碑去写也可以,作品可以更加精致,也可以让老师帮你写一下,都不算是抄袭或者代笔,还是锦上添花的事情。

  还有对联内容的选择,对联在国展中,入选率不是很高,但是真正写得好的,也是能够入选的。对于六尺对开的宣纸,现在最多写七言的。你也可以写得宽松的,比如六尺对开写五言的,写得精彩的话,也能够打动评委。或者你写经典的四言楹联也是可以的。大字对联要增加作品的感染力,不要用很熟宣去写,用磨的墨,过夜的宿墨,增加墨色的丰富性,增加视觉冲击力,效果会更好。

  常规的形式方面,你具有一定书写能力的时候,对这个形式的把握,还是要懂脑筋的,如果你能够设计出一种和大家不一样的书写形式,而且更加具有可观性的话,在展览也许能跳出来,这也是一个问题。现在很多形式大家都在按部就班,在作品集中寻找别人用过的形式,这是一种从众心理。你能否设计出一种很高雅,又和别人不一样的形式,大家要思考。首先这种形式的设计和纸张的选择有很大的关系,现在很多人写字,首先是到纸行去选择纸,我觉得这也是备战的状态,这就是所谓的“三军打仗,粮草先行”,先把该准备的要准备好,对作品形式的设计,我认为和色彩是分不开的。色彩的运用我建议大家不要太杂,把大红和大绿的放在一起,这种效果是不好的,非常俗,怎样感受他的过渡式,这是我们对传统审美的一种形式在起作用,比如我们平时用深咖啡和浅咖啡之间的过渡,都是非常雅的。很多时候,我们的作品写好了,就是一个半成品,大家对于色彩的追求上,做旧也是一种方法,有时候做不好,就把作品给做怀了,所以我们对这个颜料的选择也是很重要的,你做之前一定要拿同类型的纸张色彩进行比对,做完等它干了之后,是你自己要追求的那种效果,你就可以这样去做,不然你一幅作品已经写得很满意了,最后因为色彩没有做好,把作品弄坏了,就很可惜了。这种情况在我们身上也经常发生过。所以对对色彩进行比对,试验,就像打预防针一样,先试皮看看皮肤是否过敏一样,对于色彩的一种追求,大家可以大胆地去做。我曾经做过一项就像古书那种很深沉的紫罗兰颜色,我觉得这种非常好,也做过,就是做的不太均匀,但是,它要分几次来做,在把握的过程中要注意,不能太深,也不能太浅,对于这个度的把握一定要把握好,因为它的颜色是很特别的。

  对于常规的形式,你在书写的时候,手头功夫非常好,水平对于入展应该没有问题,你就可以写个条幅,你可以体现你笔墨本体技法放在第一位。于自己的书法风格追求,我认为也是可以的,在大家都用色彩的时候,你用一张白纸,反而显得更加纯洁,还有人在书写的时候,写写对联,中间落款的对联,这种形式很多评委都不太认可的,你还是把款写在左边下面比较好。或者你上联落右款,下联落左款,这样也可以。如果落款在中间,是不符合对联的传统形式传承的,避免评委的不认可,在形式上不被认可,大家要避免一下。

  还有一种常规的形式,是把六尺整张裁成四条屏。因为写四条屏的不多,大家都认为这种纸太窄了,但是你一行写两行,三行也都是可以的,中间加一条牙条,比如紫罗兰色的沿条,也可以的,这样的四条屏会很跳,我觉得大家可以尝试一下。

  还有就是几块拼起来的,也是常规的,大家可以给它来点变化,也就是尺寸要用足,像边上可以加一条其他的色纸,一般情况下,可以用铁篆写,但是在身边写铁线篆的人比较少,在我的工作室里面有一个女学员,她以前从来没有写过篆书,更是没有写过铁线篆,后来我让她写李斯的《峄山刻石》,李阳冰的《三坟记》,他大概就用了三个月去去写铁线篆就如国展了,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方法,而且铁线篆的练习,可以说是作为一种基本元素的书写,自能够让我风格有所突破。在下半年学习的和时候,我就给她找了一个风格突破,定位在《中山王》,让她把那些尖刻的东西给它去掉了,还是写得匀称,字的线条接近《中山王》,结构也是偏长的。但是线条是用粉铅写,那种线条才好控制,而且写出来的线条有沙沙的感觉,不像有些人写篆书写得很实,用铁线篆写,线条有点沙沙,苍劲的感觉,非常好,在空间布局的时候,比如写“日”字的时候,我让她两边都空着,所以效果非常好,大家对篆书的的学习,像厚甜老师说的,每一种书体的学习,它都有一个共同性,为什么要给固定和分开。写好篆书,特别是写好铁线篆,对我们未来来说,在某种程度,特别是些草书的线条帮助非常大。如果你想把怀素的《自叙帖》写好的话,假如你之前写过小篆,然后再来写的时候,会很容易上手,我们对书法的理解,书法的本源还是来源于篆书,准确地说,是来源于小篆。

  常规的选手,我觉得还是以本体来选择,但是对于大家给自己一个判断的时候,在入选作品800件至1200件的时候,大家要动一下脑筋,我觉得在同等条件下,形式好的肯定占优势。比如你写大草的时候,如果小楷写得好的话,可以多增加一些款,前面的序言和后面的跋文,多用小楷去表现,这样让人觉得你的作品当中用动有静,大开大合,就像我们看齐白石的写意,花卉,很精致放在一起的搭配。所以有的人写了一面墙的大字,他配成图片的时候,必须要有参照,比如要站着一个人,才能显示出作品的大,所以说,需要有衬托。但是假如你小楷写得不好的时候,就不要画蛇添足了,一定要在你小楷和大草都写得非常好的情况下才能借助于这种形式。

  还有就是说能不能写这种大的斗方,或者是大的斗方,两张拼起来,也可以,我觉得六尺的话,如果两张拼起来,效果可能不太好,还不如一张,如果你能够在方正之间把你所要表达的笔墨情趣,章法的形式,色彩的搭配能够做好的话,我相信这种斗方在展览之中也会很少的,也可以作为其中的一种作品形式,可能会起到很好的效果。

  还有就是作品当中拍照的问题,如果是要拍照,能不能托好,因为托好的作品和没有托好的作品,那种效果是不一样的,这都是大家在思考的一个问题,我认为应该是可以托的,如果不可以托的话,选择加工好的粉宣纸,可能会占优势,还有就是说,大家在不敢托的时候,你的作品应该让装裱师上一下墙,水托一下,不在下面一托层纸,然后你用一个管子卷起来寄出去,这样保护你作品的平整度,来达到最佳的拍摄效果。

  第三个我来讲一个对作品度的把握,刚才刘恒老师也说过了,从某种角度上,既然是大家投票选出来的作品,往往带有一种作品审美的共性,特别个性的作品,或者写得非常富有个性的作品,一般都很难得到多票,就是我们在书写的时候,就是书法和其他艺术门类还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他对传统有着很大的依赖性,而且他依赖于汉字,它的载体还是汉字,所以评委看你的字,第一样是看你的什么呢?看有没有传统,你一看就是写二王的,写书谱的,基本的笔法技法表现都没有问题,这样的作品,在保证入展的情况下,你才有可能获奖。所以对度的把握很难,所以大家在对作品书写的时候,之前要有一个判断,我应该强化哪一点。我们平常在写作品的时候,在表现上放得开,经常书写的时候,对笔法有一种弱化的现象,不过分地去表现那种铁画银钩,提按等表现得很到位,自己对抽象书法的追求的时候,更多是对技巧的一种弱化。

  对于作品度的把握,我认为,从某种角度来说,就是一种经验,也就是说你的作品符不符合这样一种评选机制的,作品对共性的一种把握,我们更多是展览的共性基础之上,才会去发挥自己的一点个性的东西,展览作品,往往对于共性的表现上,要更多一些,更多的是要表现你对传统书法共性的一种理解,和对技法的一种展现,这种情况下,作品可能更受欢迎,更多的时候,你以某一种帖作为某一种参照,这种形式可能会在投票机制上,得到评委的喜好,相对的成功率比较高。所以经常我看到获奖作品的时候,总会觉得有一些获奖的作品还不如入展的作品,这种情况非常正常,评委投票选出来的作品,往往是比较把握这种审美的普遍性,不代表一种最高端的普遍性。

  另外是大家对书体,还有书写的风格上,我觉得这个展览,以后可以往多元化,全能化的方向发展,比如集中书体,我都投,就像这个体操一样,每个项目都能够参加,也能够得到名次,这个书法,我觉得大家要建议中国书协也要改变一下,就是每个书体我都投,比如楷书入展了,草书也入展了,我认为可以不取消这个体制,这种评审机制,可能对大家对书体多元化的发展,我认为会起到积极的作用。



刘恒老师谈国展

  很多朋友都不是第一次参加全国性的书法展览了,对于全国书法展的情况也都比较了解,现在的情况是,搞稿的作者越来越多,展览的竞争性越来越强,现在全国展览的一个单项展览,随随便便一投稿都是一万五以上,有的接近一万七一万八以上,在全国性的综合展览中,可能都要几万件,可是展览的参展的数量总是有限,九届国展在广州可能展出了一千多件,那么这次展览分了上海和广西两个展区,按书体分,分区的展览为作者们的投稿提供一个多投的机会,一会你投广西的,一会你投上海的,你投多少次稿,还是一次性的评选。现在分了两个地方,有的作者准备上海这边也投,广西这边也投,可能又要创新记录,对于我们这些作者来说,参展的竞争性非常激烈,一次展览是对自己从事书法的一个检阅,但是也抱一个平常的心态,几万人投稿,可能到最后一千件甚至几百件入选,但是也不能说,落选的就一定比入选的要差,事实上每次展览,也都有相当一部分,水平已经达到了入选的水平线上,但是也都没有上,这和作者的水平,评选中的方式和运气都有一定的关系,所以我觉得,作为我们的作者来说,要保持一个平常的心态,把我们平时的水平充分地体现出来,把这个作为自己书法学习的一次检验的机会。这次十届国展,可能大家看了征稿启事,有几个和以往不太一样的说明,我们这些作者可能在创作的过程,要加以注意。

  1、 以往都是八尺的,尺寸的的规定不是那么严格,这次规定得比较死,高是一百八十公分,宽是97公分,这就是我们平常用的六尺宣纸的尺寸,也就是说,高和宽都不能超过六尺宣纸,以往会有一些作者通过一些方式,比如四条屏,超长的条幅,在展厅里面有一种气势,一种比较吸引人的感觉,这次恐怕比较难了,也很少会有人用六尺以下的作品去投稿,可是超过六尺主办方又不接受,这次作品有可能像日本人办的展览,统一尺寸,很可能是这样的而一个结果。

  2、 可能在作者的书写技巧上,要求得比较细致。因为尽管我们现在的展览,对于作品形式的设计,包括装饰,花样很多,纸张的颜色也在考虑之内,其实评委看了作品的形式之后,最终还是要看你的书写水平,还要看你书法的艺术价值的高低,除了尺寸的限制,还有一个新的规定。

  3、不要长卷,册页,也就是只能是中堂,条幅,对联,或者是小方块的拼接,对于以往擅长写册页和手卷的作者来说,是一个限制,我看现在的作品也是花样很多,有的作者,如果长卷不让投,他可以截成几节,拼凑起来,也是一种形式,但是和长卷的效果还是不太一样,这就需要我们作者在创作里面如何适应这种限制,尽可能发挥自己的水准,这次可能还有一个评选办法。

  4、初评的时候,可能要用照片来评选,收稿单位都要准备好数码相机,作品寄到的时候,都要为作品先拍照,然后放在电脑里,统一打印出来,初评就是要看看这些作者的初评作品来决定,这个方式在今年上半年安徽书协和中国书协合办的“邓石如奖”已经用过了,他们是由作者自己拍照出来,但是效果还是差不多,大字的作品拍一张就够了,要是小字作品,要拍整张的,还要拍摄局部的,所以对于作品的整体视觉感要求更高,现在彩色打印出来,就像一个作品集一样,一页一页拆开,那么对于有颜色的纸张,对于形式上设计别出心裁的作品,会有一些优势。如果用一张白纸拍出来,效果可能要弱了一些,所以对于作者对新的评选要求,都要适应,也有有新的想法。当然从最终的结果来看,评委最后还是要关注到你的书写能力,还有技巧的运用。现在我们全国书法,已经形成了一个在创作上,书风相对比较稳定的一种状况。
  首要的,我感觉要以传统保持比较密切的传统,所谓传统无非是历朝历代比较著名的书法家的作品,或者是经典的碑刻,法帖,占主流的,其实评委在评选的过程中,判断作品的第一个印象,第一个依据往往是看你这个作品和传统经典的联系有多少,所以相对来说,在面目上,对名家风格,经典作品内靠拢一些,是十分必要的。